风化作用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闭合盆地 > 正文内容

陌途不见花开_故事

来源:风化作用网   时间: 2020-10-16

  晚风正好,扫遍每个窗口。郁奚伏案而睡,仿佛所有的不美好具涌,她心里像被火炉焚烧,火燎火燎的生疼。劲力的风打在衣袖间,如同一线平面的刀口直指疤痕。睡着睡着,乍地一声,所有的痛似溃堤的坝涌了出来。郁奚起身出了街头,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觅不见他的踪影,一切仿佛历历在目,轻触的过去,指尖一碰就碎了一地。

  若问世间的荒谬,没有比明明得到了而又莫名的失去更为荒谬。

  郁奚是个成绩平平的学生,出没在校园就像草丛的蝉虫无影无迹。或许没有那个人的出现,她的世界就如紧盖地玻璃瓶,永远都是那股空气在打转。

  “小慧,你等等!”下课的铃声刚响,高三(4)班的小慧像饿死鬼投胎一般溜得比兔子还快,却被追上来的龚甫流堵在了校门口。小慧两眼铮铮,盯了龚甫流好一会儿,然后才恍过神来,刻意后退了两步以保持一定距离。“哎呦,平时大大咧咧的你居然也有害羞的一面,难得啊!”龚甫流似笑非笑的说道,让小慧感觉如此狡黠。“你有什么事吗?赶紧说!”小慧不耐烦的继续往前走,避开这个耍流氓的家伙。“哎,哎,我还没开始说呢,等等我啊。”龚甫流紧步尾随,在小慧的耳边叨叨不休。

  风吹叶落,摩沙的枯叶随风卷在一堆,远处的郁奚站在树下,风打落的叶子恰碰到她的衣襟滑入她的手心。叶纹朝上,叶心贴着手心。而高处谁也不知,正有一双炯炯有神的清澈眸子正盯着下面的她。一切都是预谋,也正是这样,所有的故事都蒙了一层纱,神秘且诡异。正当郁奚要瞧个仔细的时候,突然,叶子抖了一地,有折断枝桠的声音,随后上空便有个男生摔了下来,乍把郁奚魂都吓飞了似的,赶紧把腴黄且略带发青的叶子夹在记事本的最后几页,蹲下身子去扶他。”同学你没事吧?“郁奚轻蹙眉头忧心的问道。落地男生双眉紧锁而又嘴角微扬,惹得郁奚哭笑不得,结果两个人都杵在那儿傻傻吃完抗癫药全是乏力是怎么回事?地笑了。站起来的男生拍了拍尘土正要开口,这时,姜雨迎面走来,急匆匆地要求郁奚陪她去逛书店。郁奚欲说又罢,回头望了他一眼也就匆忙地走了。

  日子跨过五指,也就是一刹那的事情。光阴在掌心里划了一道道或浅或深的纹路,写着我们每个人的故事。

  然而,青春总是来得那么地猝不及防,又或悄无声息。自从龚甫流那天找过小慧,龚甫流就老喜欢来四班的窗口等小慧一起回家。郁奚和姜雨,小慧都是同班同学,郁奚就坐在小慧的后面,每当小慧想伸懒腰要往后桌靠的时候,郁奚的同桌姜雨就会快速地拉后桌子,姜雨就是这样,宁可自己挤死,也不希望别人侵犯自己一丝一毫的东西,郁奚抿抿嘴克制了笑。听说小慧的男朋友长得挺帅的,而且就是我们隔壁班的,姜雨用草稿纸写道,且轻轻挪给郁奚,两眼稍稍一瞥老师的身影。郁奚写道:没见过。姜雨又写道:下次叫小慧带我们去看!郁奚眼眸一扫点了点头。

  夕阳依旧西下,染红了天际,一切晕红晕红,圈点着每一天的记号。“郁奚,走!看龚甫流打球去”姜雨边说边拽。郁奚很牵强,说道:“我还有好多功课没做完呢!”姜雨可不管你三七二十一,兴冲冲地说道:“你就陪我一次嘛,作业可以缓缓,不着急的。”最后郁奚还是去了。龚甫流的碎发被汗水打湿,,几根汇成一股,紧紧地贴在额头上,瘦瘦高高的影子在余晖下尽情地舞动,弹跳着青春的音符。操场上有很多人都在看球,或坐或蹲或倚或靠或挽,每个女孩都是为了自己心目中的男神而去,欢呼雀跃,只有夕阳依旧这么安静,依旧这么落下。

  “怎么,我男神还可以吧?”小慧突然从姜雨的身后冒出来,着实吓着姜雨了。“你丫的能不能走路有点声音啊,吓死我了,”姜雨额头一阵发冷,右手拍了拍胸口平息着。郁奚右手紧握了一下姜雨的左手,眼神志笃地看着姜雨,似乎想说,别怕有我呢!随后小慧一手掀上姜雨的黄色帽领,笑道:“翻滚吧,牛宝宝。”一个闪躲就溜到郁奚身边,姜雨可把脸气得又红又肿。治疗羊癫疯哪家医院值得信赖“行啦,消停会小慧。”郁奚盯着淘气的小慧那无辜的小眼神。三个人都傻笑了起来。

  龚甫流现在已是汗流浃背,汗水打湿了睫毛,脸蛋红通通的,可以跟苹果相媲美了。龚甫流后面尾随着一位皮肤白皙,身材修长的男生,与龚甫流相比,他还是略显微瘦的。

  “流,怎么样?”人还没走前,小慧亲自迎上说道。“还行。她就是林郁奚吧?“龚甫流边擦着汗边问道。顺眼望了下前面右边那个衣着蓝色衬衣的女孩说道。小慧点了点头。谁知龚甫流后面的男生先上前一步与她们搭上了话。“你们好,我是高二(三)班方琪,”方棋面带微笑和善地说道。姜雨两眼格外睁得大,痴痴地盯着方棋,轻声细语地回了一句“好!”,此时的郁奚心里仿佛驻着一只小兔,扑通扑通乱蹿,脸上一股燃烧的热气,直至滚烫的小脸蛋。郁奚羞涩的说道:“你好,我叫林郁奚,她是我的朋友姜雨。”郁溪边说边蹭了蹭旁边花痴般的丫头!姜雨憨厚地笑着,搞得郁奚和方琪也难为情的陪笑着。

  “小子,你够快的啊!”龚甫流贼贼地说。龚甫流盯着郁溪说:“我是高三(五)班龚甫流,有事随时欢迎找我。”郁溪笑了笑,只见姜雨激动地点头说:“好啊!好啊!”小慧上前笑咪咪道“不愧是我弟哦”姜雨瞬间惊讶地看着小慧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有个弟弟?”小慧白了白眼说道:“你以前也没问我啊!堂弟。”姜雨心里放着嘀咕随大家离开了操场。

  其实很多的相遇都暗藏着一个阴谋,有的会由阴谋转化为感情,也有的会转化为伤害!

  至从上次的相识,他们走得格外近。龚甫流总会在下课的业余时间去跟四班的那三个女孩扎堆!偶尔也会脑洞大开教她们学习,然而方琪就像跟屁虫似的!天天混在他们中间。他们一起掏钱吃饭,一起学习玩耍,下课晚点了就一起等候。像亲情似友情……

  高考就像五指山挡在他们的青春路上,片刻松懈便是跌落山脚的仰望。方琪就像一个神奇宝贝,总能给他们带去减压的乐继发性癫痫能治好吗趣;但又像个小油瓶,一个友情尾巴下的小可爱,总被需要和被接纳中。还好,姜雨不腻味方琪!给他送夏天的可口雪糕;给他带秋天的御风薄衫!她喜欢他,而他只认为是友谊的关爱。

  小巧可爱的小慧天天都忙着攻克她的死穴,数学已经榨干了她所有的脑细胞。往往脑子短路的时候她只好去求助龚甫流,因为男生似乎更有魅力去唤醒一个沉睡的女神经。只是,他有所爱,而她只是一张白纸上的铅笔,一个局中之外的人。

  时间爬过高考的坡沿,郁奚忙得焦头烂额,可偶尔还是能看到耍泼的龚甫流扯嘴皮子,乐不可言,这给彼此的生活都增添了很多很多记忆。龚甫流喜欢静静坐在远处看着她们认真做事的样子,谁的手握着谁的笔;谁的擦皮入了谁的手;谁的书搁在了谁的桌!吵吵闹闹想想也疯狂。尤其更有意思的是,郁奚喜欢手握两支不同颜色的笔交替写字,不禁令人生笑。

  后来,高考的最后一天,他们约定假期一起好好聚聚,那种激动又忐忑心情溢在每个人的胸口。方琪胸有成竹地说:“林郁奚,我一定要考你在的那所大学!”郁奚迎合道:“好啊。等你来。”龚甫流捶了锤方琪的胸膛道:“够可以的啊。”忽然小慧提议道:“大家放假了放松放松一下吧,都来我家聚聚怎么样?”“我不介意!”姜雨第一个争先答道,一想到是去方琪家姜雨心里就美滋滋的。大家呵呵笑了点了点头!

  然而聚会的那天,却少了一人。姜雨围着方琪转,而方琪和龚甫流都在迫不及待地等一个人,小慧打着圆场说她回来的。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?随着怦然心动的青春岁月,随着聒噪的夏天,她和她的家人都去了另外一座城市。青春就是这样,一旦断了联系,什么感情都会脆弱起来。

  “郁奚,龚甫流留给你的。”小慧拿着折叠好的信封递给郁奚漫不尽心地说着。两人坐在附近的长椅上,而她们的见面却已隔了三年。酸涩和久违油然心头!郁奚安静地问道:“龚甫流在干嘛?”小慧平静地答道:“那天聚会等了你很久,癫痫病的症状是什么呢你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走了。后来他去当了兵,很好,只是黑了很多。去年的夏天C城市发生水灾,水太急了,为了救别人他被水冲走了。“小慧的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打在她的头上。郁奚保持着镇定,强锁心中的泪水,渐渐,有些再见真的就再也不见了。

  熟悉的字眼映入眼帘,干劲而略带柔和的字符跃于纸间夹杂着陈旧的气息。信里写道,

  林郁奚:

  你犹如春雨后地一股清溪

  吐纳清新,浸润心情

  愿天角相随,只为倾你心

  静静地看着,看着。似乎有一股暖流流进心里。郁奚红着眼圈提笔写道,

  龚甫流:

  你是匆匆流水

  每一寸的土地都有你的急性子

  仅是划过的美丽

  有种感觉叫后知后觉,全然不知却有人在远方守候,那是一种莫大的幸福。其实离开的那个时候,郁奚是有跟姜雨提前说的。只是因为私心,害怕方琪对郁奚的恋恋不忘,断然断绝了他们男生和郁奚的联系。当郁奚再回到曾经的那个地方,早已是物是人非,觅不见当年的踪影。

  后来了解到,姜雨一直陪伴着方琪,姜雨就像春雨一样滋润着他干涸的内心,相守不相离。即使方琪始终忽略着她的存在!姜雨电话里告诉郁奚,方琪写过很多的信件给她,只是没有标注的清晰地址都被退回来了而已。姜雨提醒道,所有的缘分都是因为一片叶子。一片叶子,郁奚思索着,翻到了陈旧发黄的笔记本,那些过去旧时光的叶子抖了一地。有片独特的叶子,叶面蘸着墨黑的字迹,写道:打开的闸门,注水成流入你心——龚甫流。很多错过都是在无意间的转身,这是生活告诉郁奚的道理。

  天暗下去了,风凉起来了,不是每一条路都会花开。斜阳拉长了郁奚离去的身影......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moays.com  风化作用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