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化作用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闭合盆地 > 正文内容

《回忆我的前半生》我的大学

来源:风化作用网   时间: 2019-09-23

   《我的前半生》我的

   当我坐上专门送我的大哥借来的小车去惠州大学报名的时候,我并没有太多的兴奋和惊喜。从某种角度看,我有种被发配的。唯一值得欣慰的事情可能是知道小科在那头等我,还有我一丝丝的在那头。我读的专业竟然是政治历史专业,啊。还是师范专业,对来说我可算是子承父业,后继有人了。

  进入惠州大学,才知道原来所谓的大学就是在惠州西湖正中心的岛屿上,环境是优美得不得了,可惜面积却一般般啊,仅存的几栋教学楼,一眼就看完了。从宿舍到教室最长也不过500米,感觉上好像还没我的母校大。,这是我对惠州大学的最初感觉。落寞就是我当时的了。唯一的欣慰是遇到小科。有他的帮忙,我大哥塞给我一些钱就匆匆了。剩下的报名和进宿舍全有小科带领完成。我是属于补录的,一切手续从简,连军训也省了。竟然跟小科同一间宿舍,还在他床下。安顿好一切,就开始进入教室上课。又发现,这里上大学跟高中没什么区别,还是按班级上课,仍然要晚修,只是课程没高中那么多,作业也不多。虽然插班,但我很快就跟上课程,在第一次交的作业当中,我还被表扬。大学的学习是超的,只要不挂科就行。我实在提不起学习的,只要考前一星期背背就过关了。我本来打算拿拿奖学金的,但后来听说奖学金一学期才250元,我就没学习的动力了。那时,我是国家任务生,是有补助的,每月一百多元,家里还准时汇三百元过来,我一个月有四百多元伙食费,每餐才2。5元的生活标准,我有足够的生活开支,根本不用等那奖学金。没了学习的动力,没有学习的压力【那时我们是毕业后国家包分配的】我突然感觉大学生活很。首次感到,不知道未来的路何去何从?

  在那年代,1994年――1997年,没有电脑,没有网络,B黑龙江哪有癫痫病医院B机也是毕业前夕才开始出现,图书馆就是我最大的去处。可惜那时大学的图书馆也很拽:白天开放,我要上课,中午不开放,晚上开放,我要晚修,唯有星期六日。可星期六日我们难得睡懒觉啊,有时还常逛街,西湖边就是惠州市中心!所以我那时最常做的事情是借书看。看的能借到的书我都看了。但现在想来好像也没什么效果,没有带着目的的看书,哪怕给你个图书馆,你也看不了多少书,记不住多少内容。那时感觉就是在混日子。直到有一天,我遇见了她,生活才开始改变。她也是我的高中同学,可惜在高中我们几乎没有什么交集。也就是临近毕业才来往一阵子,本以为此生就此分别,没想到我们竟然在同一间学校读书!真是他乡遇故知啊。她的出现,点缀了我的生活,让我的大学生活缤纷多彩。我开始加入象棋社,摄影社,至今我的摄影技术还过得去,就是那时学习的,我对象棋的爱好也在那时培养的。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证明给她看,我行!结果当我能证明的时候,学校一棒子打了过来,我理解什么叫棒打鸳鸯了。第二年,惠州大学新校区建成。我系作为第一批拓荒牛首先进驻新校区学习。搬到新校区之后,我们联系少了,逐渐逐渐就联系,后来连的话也赖得说。大二的时候,我学会了抽烟。在郊区读书,简单的图书馆,贫乏的世界,的人际交往,除了小科,我不知道还能跟谁长保持联系,星期放假的时候偶尔还去老校区,也只是见见另一老同学啊才而已。运动不属于我,远离我,唯有书籍陪在我身边,那时楼下值班室刚好有个借书室,虽然5角钱借一本,但那已经是我所有唯一最大的精神寄托了。那一年,我把金庸、古龙、琼瑶的书全看了个遍。那可能是我有史以来看的最多的书了。那一年,我没有参加任何组织,没想过入党,也不知道可以参加自学考试,一直到临近毕业,我的一个同学才告诉我,原来可以在读书期间参加自学考试的,假婴儿早期癫痫的症状设历史可以重来,我应该早早参加本科自学考试的。什么叫荒废学业?我的大学就是。迷迷糊糊,浑浑噩噩,就这样毕业,着分配,等待着下一段感情的到来。如果有人问我,大学有什么收获,我的回答是:一无所获!除了小科和啊才的感情得以维系,大学同学,至今我还没有几个经常联系的。

  读大学的时候,跟阿才同一学校不同系,但也时常来往。我不的时候,经常找他。特别是的那段日子,我们经常在西湖边畅谈人生,畅谈。几支啤酒,一包花生,就这样俩人聊到天亮。啊才很前卫,大学时很多时尚的玩意,他都想尝试,总捎带上我。1995年,传销流行。我跟着他搞传销,去了几趟东莞。花费了不少。因为我的理智,把他拉住,没有继续搞,后来才知道传销是非法的。我们又搞推销。推销矿泉水。我们经常骑着一部破单车,在惠州市区大街小巷串,偶尔也卖出一两箱,足足让我们高兴了好一阵子。在大学读书的时候,我们算是比较早装CALL机的了。我是在大三的暑假在李碧燕的介绍下进行的家教,赚的第一笔钱买的BB机,记得当时的价钱是860元。只是记得除了阿才常call我,好像没什么人call我了。水金和环也偶尔会call我,只是我们天各一方,不常见面。环读中专,水金已经在国税上班,大家也常通信,信在故居里,也不知道能否找回。其实我很想找回,看看当年我们的信件里有没有“情”字。我只知道后来我人生最需要帮忙的时刻总有她们的踪影,如果说我还能为谁赴汤蹈火的活,我想,她们肯定有份!而曾跟我山盟海誓的那个她,一别二十年了,杳无音信,除了名字,还能想起什么呢?突然想起南唐后主李煜的词:“ 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?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。”曾经,在我面前有很多段真挚的感情,我没有,却去那水中月,镜中花。假如人生可以重来,我辽宁都有哪些有名的癫痫病医院会选择复读。从拒绝通知书开始,开启我另一段人生,而不是在这普通的大学混迹天涯。

   在新校区的那些日子,至今想来,那就是我人生最落寞的日子了。抽烟,喝酒,打牌,赌博,逃课,好像没什么我没干过的。很多时候,我总问自己,这是我吗?家里的经济环境好转,源源不断汇款过来,更加速我的。学校后面的小店是我们的天堂,当然是有钱人的天堂,那里有麻将台,桌球台,有酒,听说还有钟点房,可惜我临近毕业才知道。学校为此还重点整顿过几回,可每次我都躲过了,因为那时常有个子call我,我的两个小师妹。玲和颖。玲据说跟我还是亲戚关系,她的舍友因此得以认识。她们经常找我这个乐于助人的师兄帮忙,我常一call即到,倒让困乏的日子有了一些。很快我们就去实习了。

  我们是在惠东平山实习的。实习多久我也不记得了只记得我才上了几节课,第一节课自己的眼睛还看天花板的,紧张啊。不过即使是这样,我的课还很受学生欢迎的,因为年轻,很快就跟学生混在一起了。那些日子,过得很快。唯一的是我的手被粥烫了,整整一星期无法沾水,这时候有个女孩帮我洗衣服多好啊。可惜没有,只有小科在默默地帮我忙,那一星期的衣服他全帮我洗了!我常跟小科开玩笑说,小科,你是女的话,我一定娶你!实习结束,跟学生们照了些照片,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平山中学。没想到几个月后,学生派代表们来学校看我们,我们筹钱帮他们开了个小型欢送会,考虑到他们年纪还小不放心他们,我还亲自送他们回惠东,当天晚上还跟那几个学生睡在一起。第二天,他们又送我回来。当我在公交车上看着那一个个向我挥手告别的孩子,我知道,自己此生与学生结下不解之缘了。

  弹指一挥间,离开大学已经十六七年了,再过几年,大学毕业二十周年纪念聚武汉治癫痫的专科医院会就要到来。很多的人和事已经逐渐淡忘,西湖的母校听说拆了,变成博物馆,新校区更变得我几乎认不出来了,还在学校的原来的老师已经没联系了。班主任安老师的电话还保存,却几乎没打过电话,或许正如初中班主任那样,不记得我这样一个普通的没什么出息的学生了,每年的短信祝贺又是那么地苍白无力,我曾经很多次在人生迷茫的时候想打电话给老师,却发现大学三年我跟老师的对话还没超过10句,不知道是我做学生的还是当老师的忽视。如果没有QQ空间,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如此,有些学生高中三年也没跟老师说过什么话,现在有了空间,我几乎天天跟我的学生对话,许多年以后当我们有机会相聚也有说话的谈资。现在还能想起母校,因为老班长还在。老班长应该很“老”了吧,我“天真无邪”的年代,他已经非常了,他总把我当成开心果,无忧无虑的,也比较关心我。我结婚的时候,他带领好几个大学同学一起参加我的婚礼,令我非常。我很期待书记君,老童,金等老同学再次来我家相聚,也不知道此生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。上次大家的聚会已经是在2007年,眨眼间2017年十年之约即将到来,我拿什么状态见我的老同学呢?大学同学的群就在QQ里,却几乎没进去过,不是不想进去,而是进去却发现没什么可说的了。不知道是她们说的我不感兴趣还是我说的她们不感兴趣,反正大家似乎再也找不到共同的话题,或许随着大家生活差距的拉开,相互之间已经渐行渐远了。去年我在空间里说我还住瓦房,需要大家携手帮助,结果引来一阵嘲笑,现在什么年代,还住瓦房?谁?此后,我不敢进Q群了。我开创了自己的群,看得起我的聊得来的都可以加入我的群,结果发现我自己的群比同学的群还热闹。回首往事,发现自己不懂得经营,没有主动联系同学,很多的友情已经逐渐淡去。淡不去的是内心那淡淡的,……

上一篇: 离去的,朋友

下一篇: 当一切都重来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moays.com  风化作用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