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化作用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南辱於楚 > 正文内容

“我出轨的小三生产了,我和老婆复合了”

来源:风化作用网   时间: 2019-07-29

“唐小姐,江先生四年前就有了家室,这事儿你知道不知道?”

“请问唐小姐你知道自己是第三者吗?”

“唐小姐,外界都在传你生下孩子是为了争家产。”

“唐小姐你觉得生出一个心脏衰竭的赔钱货,比得过原配生的儿子吗?你会不会因此抛弃你的孩子?”

“唐小姐为什么你生产江先生到现在还没来医院,江先生是不是已经抛弃你了?”

唐暖仓皇的望着拥挤进病房里的记者,原本兴奋的眼波瞬间染满惊慌,想去捂住耳朵双手却颤抖的举不起来。

身下大片大片的血透过雪白的床单晕染开成猩红的花朵。

眼前那些尖酸刻薄的脸恍恍惚惚变成了医生惊慌焦急的神色,唐暖大口大口的呼吸,却觉得心里像是被一块巨石压的她喘不上气。

滴滴滴滴……滴滴滴滴….

“医生!”护士望着呼吸渐渐薄弱的唐暖,慌忙的看了眼心电监护仪,紧张的呼出声。

“让开!准备电击!!”

拿过心脏除颤仪,一下两下三下……

绕过鬼门关的唐暖,睁开双眼,黑茫茫一大片,心里一惊,刚以为自己瞎了的时候,却转头看见了站在窗口黑影。

笔直、修长、坚毅。

透过窗口的光投射在他脸上。

俊逸的脸显得棱角分明。

唐暖自嘲的一笑,也是,如果他不帅,自己又怎么会被他迷得七荤八素的,到现在又怎么会落得这种地步?

“你笑什么?”江景臣站在原地盯着笑出了声的唐暖。

“笑我自己啊,眼没瞎,心却瞎了三年。”唐暖微微挪动身子,却是疼的冷汗直冒。

眼看着江景臣要上前,唐暖连忙制止。

“别!江景臣,今天我所遭遇的一切,就当是我自己自作自受,自食恶果。”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,但面上还是维持着嘲讽的笑容,“不过你也好不到哪儿去!算是我之前被猪油蒙了心,从今天开始,咱俩没有任何牵扯。”

对面的男人盯着唐暖看了许久,眼神冷漠,不动声色的拿起桌上的文件夹,递了上来。

“唐暖,我现在随时可以让CIN破产。”

虽然唐暖没有接触过家里的生意,但随便翻了两页也明白了。

父亲一手创下的CIN,在三年的时间内,所有控股的高层全都变成了江景臣的人,虽然四平癫痫病医院到哪家治疗好目前他的股份还不及唐父,可实际上他已经操纵了公司整个运营。

即使是这样,所有人还都认为她就是一个贪图江景臣股份而上位的女人。

唐暖死死的咬着唇,原来自己不是瞎了心,而是缺心眼!

“江总的报答真是别开生面!”

唐暖甩出手里的合同砸到江景臣的脑门上,留下一道血红的印子。

“开始是你说的,什么时候结束只能由我来决定。”

江景臣淡然的捡起文件夹,看着床上双眸泛红的女人。

“江景臣!你别忘了你有妻儿,你不是很爱你的老婆吗?”唐暖抑制着眼底要涌出来的泪。

三年,自己竟然当了他三年的chuang伴,自己还傻傻的以为他是没谈过恋爱,所以不懂得表达感情,原来…不是不懂,而是不爱。

可笑的是,前一秒自己还在筹划俩人的婚礼,后一秒就被他儿子推下了楼梯。

“唐暖,那些都跟你没关系,如果你不想你爸的产业在我手下完蛋!你就老老实实待在我身边!”

自己似乎把江景臣的耐性给磨没了呢?唐暖嘲讽的一笑,原来的自己还真是受虐体质,竟会爱极了他这种淡漠的样子。

“你儿子害的宝宝脐带绕颈,一出生就有心脏病,你害得我产后大出血,差点丢了命!江景臣!你觉得我怎么会老老实实的待在你身边?”

唐暖单是想想就会心痛,宝宝生出来的时候浑身都泛着紫色,没来得及多看一眼,就被送到了急救室,自己提心吊胆的等到手术成功的消息。

紧绷的神经还没来及放松,就涌进一大批记者,告诉她,自己爱了三年,爱到骨血里的那个男人,竟然是有妇之夫。

然后,大出血的她经历了一场与死神的殊死搏斗,急救室外一个人都没有。

那时候江景臣以及当初她以为是朋友的那群人,统统在南溪的病床前欢呼着,嬉笑着。

因为江景臣的植物人妻子,三年后终于苏醒了。

说来好笑,她们两个病房其实只隔了一层楼而已。

听着唐暖的话,江景臣心里骤然一紧,他得到消息的时候,她已经抢救过来被送回了病房。

那个小祸害,天不怕地不怕,最怕的就是疼。

唐暖扬起嘲讽的冷笑,睨视的望着沉默的江景臣。

“江景臣,如果我下的去手,我恨不得现在就掐死宝宝,你呢?”

莱芜羊羔疯治疗哪家医院专业

婴儿保温室的窗户外,唐暖趴在窗上望着宝宝,终于哭了出来,一眼望去只有她的宝宝身体仍旧泛着不健康的紫色,只有她的宝宝还插着氧气的管子。

宝宝眼睛像极了他,黑眸深潭如墨,嘴巴也像极了他,薄唇自古薄情。

“你第一次来看孩子?很感动吧?”

有过路的女医生看见她,停下脚步笑着说道。

大病初愈,唐暖扶着窗户站不了多久,朝着医生笑了笑,虚弱的挪动着脚步想要回病房,双手刚刚离开玻璃,就差点支撑不住的瘫痪在地上。

医生连忙上前扶住。“你自己过来的?孩子的爸爸呢?”

唐暖感激的朝医生笑了笑,无比自然的说道。“死了。”

“对不起啊。”医生懊恼的扯了扯嘴角。“你一个女人也是不容易了。”

唐晚回到病房,才发现报纸、新闻上都没有唐暖想象中的狂风暴雨,不用想都知道一定是江景臣压下来了,为了不让南溪难过所以隐瞒与自己有关的一切。

不过这样也好,远在美国养病的爸爸也不会知道这些破事,再为自己操心。

唐暖出院的时候,宝宝还需要住院观察几天,她正收拾病房就有人拿着结算过的单子匆匆走了进来。

“小姐,先生让我来接您回宅子。”是负责管理江景臣日常起居的管家。

“您怎么都收拾好了。”管家连忙上前拿起唐暖提着的袋子。

唐暖伸手要去夺回行李,“我不住在他那。”

“小姐,先生说务必让我接您回去,您…别让我难做。”管家面露难色。

现在整个宅子下人中就管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秉持着下人的准则,他自然是没有办法对主人的事儿多话,只是怜悯的看向唐暖。

“小姐,您…您也别太犟了,小小姐您现在也是带不走的,您多替她想想,总不能这么小就母女分离了。先生还说…您要不回去,他就要考虑CIN的股票是不是该跌一跌了。”

唐暖紧紧抿着嘴唇,在病床上坐了许久,管家还想说点什么,她已经站起抬脚走了出去。

缓缓地走出医院大门,就听见不远处熟悉的声音传来。

“南溪!你躺了三年江景臣可是守了你三年!现在他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。”

唐暖眼神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,管家却只身挡在她跟前,笑的比哭还难看。

“我就是想看看能把江景臣心收住的女昆明军海脑科医院人,长什么样儿。”

看着唐暖坚毅的眼神,管家犹犹豫豫的闪开身子。

对比起来,自己这儿还真是冷清,对方浩浩荡荡的六个人,除了江景臣搀扶着的那个女人,其他的自己也都认识。

以前,自己也是常常参加他们的聚会。现在他们也看见自己了,眼神却是匆匆的闪躲着。

唐暖知道江景臣绝对看见了自己,视线掠过自己的时候微微一顿,最终满目柔情的看向另一个女人。

南溪很美,温柔的神情是自己从来没有过的,唐暖想用‘闲静似娇花照水,行动如弱柳扶风’形容她是再合适不过了。

就在所有知情人都想避过的时候,偏偏有个人挑刺了。

“啧啧,唐小姐怎么这么憔悴!”

袁凯是他们里面名副其实的纨绔子弟,从第一次见面就跟唐暖不对头,各种冷嘲热讽,以前唐暖总是奇怪,现在倒也明白了。

能好言相待吗?在他们眼里自己恐怕就是个不择手段不要脸的小三。

“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?命里有时终…不不不…善有善报恶有恶报,中国文化博大精深,形容唐小姐这样的人,可是有很多句子,数都数不过来呢!”

看着站在离自己十米外冷眼旁观的江景臣,一股凉意从唐暖心底直冲胃脏,阵阵犯呕,身体忍不住一阵轻晃。

“真巧,形容您的词儿也数不胜数,不学无术、膏粱子弟...”

无用之人往往最恨被人揭短,唐暖这话一下戳中了他的痛处,眼看着袁凯怒不可遏就要动手,拂柳娇花却开了口了。

“表哥,碰见朋友了吗?”病娇柔弱的声音似乎嫩的能掐出水来。

表哥表妹?唐暖冷笑,也难怪他处处刁难自己了。

“袁凯。”本来站如松的江景臣突然怒声道。

袁凯脸色立马一变,收起刚才的飞扬跋扈,乖巧的闭上了嘴。

唐暖收敛起刚刚的锋芒,面无表情的转头离开,他是怕闹大了,会让南溪生了疑心吧?

走远后隐隐约约江景臣的声音飘荡过来。

“小焕一直在家等你呢,快走吧,他一点都不调皮,你不在的时候特别乖巧。”

明明是八月的天气,唐暖穿着长袖长裤却还是觉得寒意刺骨。

上车后摊开黏黏的手掌,白皙的手掌已经被自己掐的血痕遍布。

唐暖,你就这么贱吗?他把你跟宝宝害成这样了,幼儿癫痫病的治疗你还要为他心痛吗?人家夫妻秀恩爱多正常,你就别再犯贱了,好好想想怎么夺回爸爸的公司吧!

“小姐,先生现在是…是还没明白自己的心,他终归是会回来的。”管家有些心疼这个脸色苍白的女孩。

她不该是这样的,她生的善良养的富贵,虽然也会偶尔的任性、偶尔的刁钻,但是她的眼底时常带着笑意,眼角一弯时眼眸里就好像她的名字一样,暖的像光芒万丈的太阳。

“李叔,我是第三者,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。”唐暖的声音让人没来由的心疼,她也觉得好笑,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就成了自己最不耻的那一类人。

管家没有说话,混沌的双眼却染上一层的薄雾。

唐暖再见到江景臣已经是三天之后了,他抱着宝宝回来的。

这也是她第一次见到江景臣如此的小心翼翼的样子,生怕惊醒怀里的小家伙,一个大男人走路都踮着脚尖。

放下孩子后转头看着唐暖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胸部。

“你那儿够宝宝吃吗?”

这会儿就算再不在意他,听了这话的唐暖脸还是涨的通红。

“有有有!这几天给小姐做的菜都是下奶的!这都涨奶了!”刘妈激动的说道。

江景臣眼底闪过一丝促狭的笑意,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“刘妈,这个月工资翻倍。”

气急败坏的情绪代替了憎恨,唐暖冲着江景臣甩出一记狠眼,甩头走进婴儿房。

“先生,你跟小姐是不是闹矛盾了?你这几天也没回家,小姐背地里哭了好几次!”照顾了他们这么久,这还是刘妈第一次看见唐暖没有缠着江景臣。

江景臣望着紧闭的房门,最终却是垂眸掩下所有的情绪。

宝宝一出生就送到了急救室,至今为止都没吃过母乳,趴在唐暖胸上吸了半天发现什么都没有,觉得上当受骗了,气的嗷嚎大哭。

“试试这个。”刘妈跑下楼,又拿了吸奶器上来,捣鼓了半天还是不行。

倒是唐暖疼的脸色都发白了,猛地一下嗷嚎的声音都盖过了宝宝。

下一秒婴儿房的门就被江景臣猛然推开,看着唐暖挂满泪痕的脸,他眉头猛然一蹙!

由于篇幅限制,后续请点击“阅读原文”打开新页面继续阅读。

登录阅读后,阅读记录会保留在公众号下方菜单栏【最近阅读-阅读记录】里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moays.com  风化作用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